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首頁法院概況新聞中心法官論壇法苑文化裁判文書普法天地專題報道│法律法規│公告黨建園地

 

執行和解糾紛的解決途徑與審查範圍

发布时间:2014-06-12 10:07:39


執行和解有利于減緩沖突、節約成本、促進履行。但執行和解本身也可能産生糾紛,有糾紛就需要相應的解決途徑。執行和解糾紛通過何種途徑解決,既關系到當事人民事實體權利的實現,又涉及其程序權利的保障,同時還與審判權和執行權的合理邊界密切相關,有必要進行專門研討。 

    一、執行和解糾紛解決的不同模式 

    執行和解糾紛的解決模式,因對執行和解性質的認識不同而不同,大致有三種觀點:基于訴訟行爲說的解決模式、基于私法行爲說的解決模式和基于雙重屬性說的雙重解決模式。 

    1.訴訟行爲說視野下的解決模式。有人主張執行和解的性質屬于訴訟行爲。依此觀點,執行和解協議達成後發生糾紛的,執行法院有權直接進行審查處理,並依當事人申請對審查確認後的執行和解協議強制執行。在訴訟行爲說的理論框架下,經法院審查確認的執行和解協議具有執行力,並可以代替原執行依據,一方當事人不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2.私法行爲說視野下的解決模式。與訴訟行爲說不同,私法行爲說主張執行和解系雙方當事人在沒有國家公權力介入的情況下,自行協商處分私權的私法行爲,雙方簽訂的和解協議僅具有民法上合同的效力。當事人之間因執行和解發生爭議的,應當通過訴訟解決。此類訴訟既可能是當事人就執行和解糾紛提起的普通民事訴訟,也可能是以阻止強制執行爲目的的債務人異議之訴。 

    3.基于執行和解雙重法律屬性的解決模式。還有人主張執行和解兼具訴訟行爲和私法行爲雙重屬性,與此相應,在執行和解糾紛的解決途徑上,主張雙重解決模式:既可以由執行機構直接審查處理,也可以由當事人另行起訴。而在執行機構直接處理和另訴這兩種解決途徑的關系上,該種觀點又有不同意見:一種意見是以執行機構直接審查處理爲主,以當事人另行起訴爲輔;另一種意見是兩種解決途徑不分主次,可以由當事人自行選擇。 

    二、現行法律框架下的模式選擇 

    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條及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現行法律框架下的執行和解在性質上既不同于純粹的私法行爲,也不同于訴訟行爲。一方面,執行和解協議兼具民事合同的形式與內核。另一方面,執行和解又具有一定公法上的效力,如執行和解對執行程序能夠産生一定的影響,達成和解後執行程序通常會中止;和解協議已經履行的部分應當在恢複執行原生效法律文書時扣除,並具有終結執行程序的法律效力,可見,執行和解顯然又不同于普通的民事合同。但執行和解對執行程序的影響,與訴訟行爲說主張的經法院審查認可後可強制執行和解協議的觀點又判然有別。總之,我國現行法律規定的執行和解兼具公法和私法效力,其法律性質具有雙重性。執行和解協議既與純粹的民事合同有別,也沒有完全意義上的公法效力。 

    應予指出的是,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條中關于執行和解效力及糾紛解決途徑的規定並不全面,僅針對和解中存在欺詐、脅迫及和解協議不履行等情形,規定了執行程序中的直接解決方式,而對執行和解糾紛能否通過另訴等途徑解決,並未作明確規定。這也爲司法實踐中進行相應探索提供了很大空間。 

    綜合現有規定及執行實踐探索,我國當前關于執行和解糾紛的解決途徑基本可以概括爲:申請執行人因受欺詐、脅迫與被執行人達成和解協議,或者當事人不履行和解協議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當事人申請,恢複原生效法律文書的執行。和解協議合法有效且已經履行完畢的,人民法院不予恢複執行。在申請恢複執行原生效法律文書和另行起訴兩種救濟途徑上,允許當事人自行選擇。如果當事人選擇了另行訴訟,在最終執行時應當將另行訴訟的結果與原判決的執行結合起來考慮:如原判決已經執行,就不能再按照另行訴訟的判決執行;如原判決未得到執行,則應當將兩個判決相互重疊的部分扣除,執行剩余數額。如果判決是以債權人不履行和解協議而作出的損害賠償,則應當將兩個判決相互給付的部分沖抵後執行。 

    通常情形下,執行和解協議由執行當事人雙方達成。但實踐中也會出現案外第三人與執行當事人三方和解的情況,這種情況往往是第三人在和解協議中爲被執行人履行債務提供擔保,三方因此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對該種情形,爭議較大的問題是其究竟屬于執行和解還是執行擔保,如果第三人不履行協議約定,申請執行人如何獲得救濟,是申請恢複執行原生效法律文書,還是基于和解協議另行訴訟,抑或可以申請法院直接執行案外第三人? 

    對于上述問題,筆者認爲應區分不同情況選擇不同的處理方式:如果該約定及有關手續符合法律、司法解釋規定的執行擔保要件的,可以直接按照執行擔保的有關規定處理,即被執行人違反協議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執行第三人提供擔保的財産或第三人的財産。如果不符合執行擔保要件的,則應視爲執行和解,當事人違反約定的,應根據執行和解糾紛的解決途徑處理。此際,三方均爲和解協議當事人,糾紛解決途徑既可以是申請恢複執行原生效法律文書,也可以是基于該三方和解協議另行訴訟,當事人有權自行作出選擇。 

    三、執行中對執行和解糾紛的審查範圍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當事人的申請,恢複對原生效法律文書的執行。據此,人民法院在審查時必然涉及恢複執行的法律要件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幹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適用意見》)第266條從正反兩個方面對是否恢複原生效法律文書的執行進行了限定,人民法院在處理執行和解糾紛時,不僅要審查當事人是否有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和解協議的情形,同時審查範圍還要受執行和解協議已經履行完畢的限制,執行和解協議履行完畢的,不予恢複執行。這一規定也有利于促使債權人在債務人不履行和解協議的情況下,及時申請恢複執行。 

    《民事訴訟法適用意見》對執行審查範圍進行限制,與執行和解糾紛的特點及執行權的性質有關。當事人在和解協議履行過程中産生的糾紛更多體現出私法層面的特點。執行權不同于審判權,不能對一項新産生的實體法律關系進行全面審查判斷。鑒于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條將恢複執行與和解協議是否履行以及是否存在欺詐、脅迫聯系起來,故執行法院應當在法律規定範圍內對執行和解糾紛進行審查判斷。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幹問題的規定(試行)》(以下簡稱《執行規定》)第87條的規定,當事人之間達成的和解協議合法有效並已履行完畢的,人民法院作執行結案處理。該規定將和解協議履行完畢作爲執行程序終結的法定事由,但與《民事訴訟法適用意見》第266條不同的是,《執行規定》第87條在和解協議履行完畢前增加了“和解協議合法有效”的內容。依該條規定,人民法院通過執行和解方式結案的,需要具備“執行和解協議合法有效”與“和解協議履行完畢”兩個條件,執行和解協議是否有效亦屬于執行審查的範圍。執行和解協議合法有效且已經履行完畢的,人民法院不予恢複執行。此際,當事人難以再通過申請恢複執行進行救濟,因執行和解履行中産生的糾紛只能通過另行訴訟解決。 

    需要說明的是,在執行和解合法性方面,2012年修改的民事訴訟法僅提及申請執行人因受欺詐、脅迫與被執行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申請恢複執行的情形,該條規定與《執行規定》第87條如何協調?在執行和解合法性方面,執行審查範圍是否僅限于“欺詐、脅迫”?對此實踐中有不同認識。最高人民法院(2013)執監字第49號裁定中並未將審查範圍限于欺詐、脅迫兩種情況,而是依據《執行規定》第87條的規定,對執行和解的合法性采取了相對寬泛的理解,涉及和解的主體資格、表見代理等多個方面。從該裁定體現的裁判立場看,仍側重于根據《執行規定》第87條確定執行審查範圍,從而使相當一部分執行和解糾紛在執行程序中直接得以解決,以利于減輕當事人訟累,提高執行效率。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2014年6月11日8版)

 

 

 

 

關閉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備10016685號